五分28

                                                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5-30 18:50:23

                                                资深大律师陈丙丁同样认为,这将是个可能延续数年的官司。而且,现在看来第二场耹讯的结果也很可能不乐观,引渡程序或许最终还是会进入实质耹讯的阶段。

                                                陈丙丁律师表示,霍姆斯法官的裁决简直把这种引渡的最终拍板推给了联邦司法部长,孟女士的辩护律师提出,为了制裁伊朗而把孟女士引渡到美国是不符合加拿大的价值观的,因为加拿大已经撤销了对伊朗的制裁。但法官说,到时候司法部长根据加拿大本国引渡法,可以考虑各方面的因素,如果认为引渡到美国对孟女士是不公平的,有压迫性的,部长可以拒绝引渡要求。霍姆斯法官在她的裁决书内直接挑明了这点。

                                                等以上两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整个第二阶段就结束了,就进入到第三阶段。第三阶段就是由加拿大的司法部长来决定,要不要把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当然司法部部长的权力是非常有限的,这在引渡法下给出了明确的要求和定义。

                                                陈丙丁律师表示,尽管法官裁决书是按加拿大一般法官判决书的规格书写的,引用相关判例也甚为广泛,但她的裁决结果可能受她在出任法官之前,长期在省和联邦法庭部门工作的影响。法官认为,对于欺诈这项犯罪,要从实质发生的行为来定,要从广义角度看,才不至于限制加拿大履行其“国际义务”,这里是指引渡条约里的“义务”,结果就否认了孟晚舟的申请。

                                                司法部长在考虑下列若干因素后,可以行使酌情权, 不移交该名面临引渡的人:考虑到所有相关情况,引渡该人将是不公正或压迫性的;提出引渡请求的目的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族裔、语言、肤色、政治见解、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或地位为由起诉或惩罚该人,或该人的利益可能因上述任何原因而受到损害;根据引渡伙伴国的法律, 提出引渡请求的刑事指控可判处死刑;被要求引渡的刑事指控是政治犯罪或政治性质的罪行;该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并且在引渡后该人无法对案件进行复审;犯罪时,该人不满18岁;加拿大已经就引渡请求上所列出的刑事指控对该人在加拿大本土进行了刑事指控;引渡请求上所列的刑事指控均不发生在引渡请求国所拥有管辖权的领土内。

                                                孟晚舟的案件牵动着海内外华人的心,不少关注加中关系的人士希望孟晚舟能够获释,他们对于法官的这次裁决感到失望。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放开手脚折腾,好打的、不对美国自己有重大伤害的子弹基本都打出来了。换句话说,它威胁中国的能量也释放得差不多了,它就是真老虎,能咬我们的也基本就是这些了。总体上不就是“脱钩”吗?它最宝贝、不断萎缩的那些高科技领域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它不想卖给中国的东西已有很多停供了,不想与中国有的人员交流也大多停止了。把中国留学生全赶走?它哪舍得啊,它巴不得中国有更多学生去美国学“卷舌英语”呢,以及学习实际上主要研究西方社会的各种人文理论,去给他们送钱,支持他们的教育繁荣。

                                                三、判决打破了加中关系本来有望改善的机会

                                                更复杂的是,按照加拿大最高法院先前的判例,《宪章》的保护在出入境关口通常不适用。例如,一个人可能被一名执法人员在边界长时间拦截盘问而不会被认为她被拘禁或逮捕,从而不会触动《宪章》第9和第10条的保护。因此,对孟晚舟的律师来说,弄清孟晚舟在加拿大边境过境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至关重要的。

                                                加拿大资深大律师陈丙丁